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关老师的博客

事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在左,情在右,走在生命的两旁,随时播种,随时开花。将这一径长途,点缀得香花弥满,使穿枝拂叶的行人,踏着荆棘,不觉得痛苦,有泪可落,也不是悲凉。 一直以来,总认为冰心的这段话是写给自己,写给教师,写给教研员的。那一径长途,就是自己理想中的教研之路,那香花弥满的美景就是自己最高的追求。于是,心在此,爱在此,梦在此。 因为爱,自己努力着,因为爱,自己快乐着,因为爱,自己追求着!追求把工作当事业,追求把教研当乐趣,追求美丽着语文的美丽,追求幸福着语文的幸福。

小麦的穗的日志 - 网易博客  

2009-11-05 21:52:44|  分类: 它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9-11-04 16:03
      《文学自由谈》2008年第2期
  
  隋唐系列之:
  
  宇文家的事
  
  机械英雄观
  
  
  《天涯》2008年第4期
  
  山乡系列之:
  
  无处不在的日光
  
  舍得画鸭
  
  跑马溜溜的云哟
  
  若烹小鲜
  
  地主婆的院子
  
  
  《文学自由谈》2008年第5期
  
  古装系列之:
  
  阿睹何物乎
  
  赶考的罗伦

阅读全文 >>

2009-11-03 17:37

蔡小容,女,1972年出生,毕业于武汉大学英文系,英美文学硕士。现为武汉大学外语学院副教授。

早年曾用笔名“麦琪”出版散文集《爱与咳嗽不能忍耐》、《用耳朵喝酒》、《流金》、《寻找我们的传奇》等,并在《十月》发表插图本长篇小说《日居月诸》、中篇小说《柳生》等。英文论文“Hua Mulan: The Cross-Cultural Woman Warrior”获湖北省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奖。

从2008年伊始,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天涯》、《文学自由谈》、《读库》、《美文》等名刊连续发表总题为《浮生旧梦说连环》的系列散文,引发文学界和读者的广泛关注。


阅读全文 >>

2009-11-05 13:26

小麦的穗的日志 - 网易博客 - 关占国 - 关占国博客

放鸭记

舍得画鸭

我是登高把这本《放鸭记》找出来的。巴掌大块店面,不值钱的小人书摞在门口书架上,店主认为值钱的,就码在店内架子的高处,一直顶到天花板。他自己坐的那把椅子垫张报纸给人踩上去瞧,我觉得他应该备把七十年代的梯子,因为旧木头梯子跟小人书更般配,是一路货。

怕书抽多了塌架,我站在高处也只能有节制地看,抽一本看一本,或凭书脊判断。《放鸭记》,这个“鸭”字估计有戏。随便翻开一页,一望无际的稻田,随着小路蜿蜒,小路的另一面的轮廓,是由沿途的树来划清的,树也由近及远,蜿蜒而去。旁边还有道水渠,一台拖拉机正要横插过来。这本书我要了。

“二十元。”店主说。他翻开一大本连环画收藏指南给我看几本文革版小人书的指导价:30 - 40元。

“那是那一本,不是这一本。”我说。


阅读全文 >>

2009-11-04 10:33

小麦的穗的日志 - 网易博客 - 关占国 - 关占国博客

房东大娘

辑一:山乡系列

无处不在的日光

我对这本书的思念,是双重的,因为我小时候已经思念过它一回了。我小时候是找人借的它,几天的时间里翻看得熟稔而亲昵,归还后,我开始想念它。它的情节在我心里熟极而流,可我还是想把它捧在手上,捧在眼前:

“忽然,响起了几下敲门声:‘同志,同志,你睡了吗?’我猜到是房东大娘,就要起身开门,她在外边又说:‘睡下了就别起来啦。我来看你好几趟,没听见动静,还当你工作哪。’

“我赶忙披衣下炕。房东大娘接着说:‘你要是不看书,不写字,就关了灯,开着灯睡觉,浪费电呀!……”


阅读全文 >>

2009-11-04 10:32

我和杨沐见面了


2009-11-03 17:58

  我不早,不晚,就在10月30号晚上打算给杨沐打个电话。在博客里来往了一年多,从没通过话,她一边生病一边给我写评论那天我想给她打,她说嗓子讲不出话,而且有点怕彼此的声音不是那么回事,后来就一直没有打。那晚我先发个短信过去,她回以她的标志性大笑:“哈——!你知道我在武汉?”——我不知道啊!真神秘,我为什么偏偏在那天决定给她打个电话呢?只能解释为:缘分是天的暗示。


  昨天杨沐来看我。跟她喜好的风格不同,她穿的是正式的套装,因她来武汉是为公干。谁能想到呢,杨沐,“海南女巫”,她的职业居然是工会主席。她上次说她要是个女清洁工可能我会觉得更象个诗人些,那当然啦,想想茨娃。我和杨沐走进山里。我经常走这条寂静少人的山路,两边倾侧的林子幽深,人走在中间就渺小地融进去。我们讲得太投入,小穗骨朵了嘴,背转身不肯往前走了——我们讲的话题明显是离她很远,她听不懂的。我抱起她走了一截她才又高兴起来,给我和杨沐拍了模糊的合影。


阅读全文 >>



引文来源  小麦的穗的日志 - 网易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